林志炫透明粉,喜欢摄影,p图,写字,写写喜欢的cp,会发得很杂,慎重关注

猫(一)【迪炫】小甜饼

猫妖设定    人设大概是小林的外表老林的内心

ooc预警

大概五六更完结?看心情了

会有肉的,等春天


    “先生您好,要点些什么呢?先生?先生?”服务员的声音将出神迪玛希叫醒。

    “哦,卡布奇诺,还有,唔…草莓黑森林吧。”反应过来的迪玛希摸了摸鼻子,若无其事地点单。

    服务员将餐点送到客人的桌子上时,发现这个穿着浅灰色休闲连帽衫的年轻男孩子左手抵着下巴,视线没有焦点投向窗外,右手百无聊赖地转着的那支铅笔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桌子上的白纸上有简单的素描线条,似乎是一只猫?

    服务员放下餐点,说了声请用就转身离开了。

    迪玛希突然惊醒的时候,不知所错地眨了眨眼,揉了揉脑袋,伸手端起咖啡,杯口贴近好看的唇。

    已经凉了。

    迪玛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脑子总挥之不去的那个白色的小影子好像正在一点一点地侵蚀他的神智。

    早些时候,他自习出来,经过教九背后的小花园的时候,在一条幽静的小路上,偶然邂逅一只白色精灵——波斯猫。

    它有着波斯猫独有的高贵气质,一身纯白的长长的毛发蓬松柔软,让迪玛希觉得手痒痒的,控制不住地想要上前抚摸。

    这只猫并不怕人,它静静立在小路中央,右前爪轻轻抬起,右后爪踮起,尾巴微微扬着,从脖颈沿着背脊到尾尖的线条十分优美,像是出自顶级画师之手,让学美术的迪玛希发自内心地惊叹。

    猫一动不动的转头看着迪玛希,随着迪玛希的接近,竖眼微微收缩,异色的瞳比水晶还要净透,直直地凝视着眼前这个小心翼翼的人类,轻轻歪了歪脑袋,在迪玛希的手快要触及的时候,轻喵一声,跳跃着跑进了草丛,消失了。

    迪玛希很难描述自己奇异的感觉,他刚看到那只猫的时候,只是觉得美,但当他接近,看到那双异色的瞳的时候,瞬间觉得心脏被扯住连带着跳动的节奏被打乱,眼睛再也挪不开,仿佛陷入了那两色漩涡。

    指尖残留着尾巴上的毛发的触感,一直痒到心底。

    从那之后,这只猫就总在迪玛希的脑袋里挥之不去,迪玛希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什么超自然的事情,这只猫,太过奇异,脑袋里闪过的那双眼睛,拥有者绝对是智慧生物。

    迪玛希草草吃完,将画和笔收进书包,匆匆回到画室。

    晚上十点左右,迪玛希拿着刚画好的作品往回走。他家境不错,并没有住在校内宿舍,而是在学校旁边租了个套间,日子过得独立又悠闲。

    再次经过教九后面的小路,没有路灯,周围一片漆黑,远处微弱的教室灯光面对浓稠的黑暗只是杯水车薪。

    迪玛希突然觉得有点冷,裹了裹不算薄的外套,在心里感叹了一下深秋的凉意。

    突然,他轻易地感受到右侧吹来一阵阴冷的风,不大,但是很渗人,让一向大胆的迪玛希也汗毛倒竖。

    这时他想起一件事,头皮一炸,整个人僵在原地。

    这条平时五分钟就走完的路,他走了至少二十分钟了,远处出口处的灯光还是那么缥缈,像是永远也到达不了。

    他突然想到同学说过的那些传说,中国的很多大学都是建在坟地上的,所以经常听说幽灵出现的故事。

    迪玛希冷静了一下,沉下心,再次向路口走去,迈开第二步的时候,一股突如其来的极度危险的感觉击中了心脏,直觉在一瞬间惊人地敏锐。

    迪玛希下意识地就向前就地一个翻滚,同时上方很近的距离响起一声厉啸,尖利地刺在耳膜上,让迪玛希忍不住反胃想要呕吐。

    但几乎是同时,一声猫叫也在上方响起,这声音焦急而充满敌意,但依旧透着一贯的优雅,所以听在耳中不那么具有威胁性。

    迪玛希在一个翻滚站稳后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小路的出口处了,接着微弱的灯光,他再次看到了那只猫,它眯着眼躺在地上,四爪软软耷拉着,只有微微颤动的胸脯证明它还是个活物。

    迪玛希还没捋清楚是怎么回事,看到奄奄一息的猫,只觉得心沉到了冰底,伸出打颤的手抱起猫转身就慌张地向家里奔去。

    他知道,是猫救了他。

    迪玛希完全没有养猫的经验,更不知道该怎么救活受伤的猫,回家的半路上又想起来打车去宠物医院,结果医生简单看了一下就叹口气说:没救了。

    他换了好几家,附近大大小小的夜间营业的医院都跑遍了,他们都认定这只猫已经救不活,劝他放弃。

    天已经亮了,迪玛希双手抱着猫,沮丧地坐在路边,说不清为什么对这只猫这么在意,不仅仅是因为它救了他,说实话昨晚的事他到现在还是很懵的,完全没反应过来。

    他必须承认,他害怕失去这只猫。

    “喵”一只白色的爪子轻轻拍在迪玛希抚着额头的手上。

    迪玛希先是一愣,紧接着是狂喜,嘴里念叨着一连串的哈语。而后可能是觉得这猫是中国的听不懂哈语,又改说中文:“我就知道,你是神明,你不会死的,你能说话吗?你现在怎么样?”

    猫只是用收起尖爪的肉垫挠着迪玛希的手,低声喵喵叫,一双鸳鸯瞳盯着迪玛希的眼睛也不挪开,就那么静静地看着。

    迪玛希确认,他在猫的眼中看到了温和的笑意,他被恐惧和急躁占据的心一下子就平和了下来。

    “我带你回家,你应该吃猫粮吧,我先在家里旁边的宠物店给你买一点,然后再查资料给你买最健康营养的。”

    “喵”

    “你平时也住在学校吗,我家离学校很近,要不,以后就住我家吧?”

    “喵”

    “你受的伤能自己好吗,医院是没有办法了,你要是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就想办法告诉我。”

    “喵喵”

    “你有名字吗?我叫迪玛希。”

    “喵喵”

    “林林,你就叫林林吧,可以吗?”

    “……”

    “喵”

    一人一猫在路上达成了简单地共识,迪玛希在宠物店把每种猫粮都买了一袋,必备的猫爬架、抓板、猫砂、垫子等等都来了一套,还像店主咨询了一些养猫的注意事项,准备正式开启猫奴的人生。

    回到家,送走前来帮忙送东西的宠物店店主之后,迪玛希赶紧将林林放在软垫上,然后用浅口的碟子盛了温水递到林林嘴边。

    林林抱着尾巴盘在圆圆的垫子上,微眯着眼伸着舌头舔食盘中的水。

    它动作很慢,有些吃力,除必要的动作外基本一动不动,也不发出声音。迪玛希知道他的新伙伴需要好好休息来恢复,他自去准备猫粮。想到可能虚弱的猫消化不好,所以特意将猫粮用热水泡软。

    把饭盆递到林林的嘴边,他又摸了摸猫的背脊,对它说:“我就在旁边,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

    猫睁开眼看看他,回了一声喵,又继续睡觉。

    这一夜又惊又惧的折腾,迪玛希也累倒在沙发上,一时半会却无法睡着,脑中不停回放着昨夜的惊险,他低头看着脚边软垫上抱着尾巴睡觉的林林,轻轻说了一句谢谢。

    半梦半醒的恍惚间,他好像看到林林的尾巴摇晃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应。

 

    迪玛希是个美术生,又是留学生,如今也没什么特别紧要的课业,作业可以在家完成,所以除了少部分必要的情况下会去学校,其他时间都尽量留在家里陪着林林。

    林林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迪玛希认为这是它特有的疗伤方式,就不去打扰它,只是伺候好吃喝,做好清理,当个称职的铲屎官。

    他摆了五六个盘子,每一种猫粮都盛上一点,看猫大人爱吃哪种口味,结果发现猫大人并不挑食,非常开心地把几个盘子里的东西都一点一点地吃完了,然后眯着眼喵一声表示感谢。

    继续睡觉。

    迪玛希在林林醒着的时候总是坐在沙发上,把林林抱在怀里跟它说话,手从头顶沿着背脊反复抚摸,他知道这样小动物会觉得舒服有安全感。

    但是常用的挑下巴的逗猫方式他没敢尝试,不知怎么地,他对这只猫总有种发自心底的尊重,而不是把它简单地当做宠物。

    “林林,今天我同学把我的画弄脏了,他跟我道歉了,但我知道他故意的。”

    “林林,你有朋友吗?他们在哪呢?我的朋友都在哈萨克斯坦,小时候我们经常一起到处玩,我们会在街道上追来追去,我们还会离开城市去草原上骑马。你见过草原吗,天是蓝的,地是绿的,天地间一片开阔,你可以放声的大喊,整个世界都是你的,但又与你无关。”

    “林林,你是神明吗,我听说过中国的很多传说,你能变成人的样子吗?”

    “不要误会,我没有不喜欢,你是一只非常美丽的猫,我就是很好奇,你变成人会是什么样子呢?”

    而林林总是温柔地用晶莹剔透的眼睛看着他,偶尔喵喵回应一下,四肢还是软软地使不上力,只能调皮地挠挠迪玛希的胸前的衣服。

    约莫过了几天,迪玛希感觉胸前沉沉地,醒来时发现他的猫站趴在他胸口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他一下清醒过来,把林林抱在怀里,放回垫子上一边念叨着哈语。

    林林歪着头,看样子有点懵。

    迪玛希突然停下来,拍了自己脑门一下,笑出了声:“我真是……你能活动了?我之前还一直担心就这么放着你自己恢复对不对。”

    “林林,你一定是特别厉害的神仙,你们是这么叫的吧,神仙,大仙,哈哈。”他高兴地抱着猫转了一圈,没有注意到猫咪满头的黑线。

    “啪!”一爪子拍到了他脸上。

    刚清醒过来的青年,头发蓬松凌乱,灰色的睡衣T恤和深蓝色的短裤穿在朝气蓬勃的大男孩身上,让他有一种青春逼人的吸引力,身上散发着的苍兰的淡香也让猫咪觉得莫名安心。

 

    说来也许中二,但林林确实是一只猫妖。

    它记不清自己是从哪来的了,它总是四处流浪。隐约记得,在它还很弱小的时候,在西方的某个地方濒死之时幸而得救,那个人,和这个男孩长得一模一样。

    在学校里第一次看到这男孩子的时候,就发现他身上有一股缠绕着一丝若有似无的阴气。按理说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应该阳气很足,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估计是惹上了什么麻烦的东西。

    它决定报答一下多年前的救命之恩,然后两不相欠,它也可以继续修炼。

    就是没想到,那东西比原来想象的厉害的多,虽然成功将对方神魂打散,但自己也受了很重的伤,估计得瘫上一段时间了。

    而现在,它发现再也无法两不相欠了,因果似乎越来越重。


2017-08-01
 
评论(7)
热度(42)
© 焉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