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炫透明粉,喜欢摄影,p图,写字,写写喜欢的cp,会发得很杂,慎重关注

猫(二)【迪炫】小甜饼

猫妖设定   大概是小林的外表老林的内心

ooc预警

大概五六更完结?

会有肉的 

等春天


       猫能正常活动之后,迪玛希就不再成天待在家里了,欠的课业总要补,即使是留学生也不能这么浪,但是他还是几乎把画室搬到了家里。

       以前总是整夜整夜待在画室,反正都是一个人,无所谓。而现在,他希望尽量待在家里,和林林在一起,说说话也好,虽然那位只会喵喵叫,但他相信自己说的话林林能听懂,并且他可以从猫的眼睛里找到回答。

       这大概,是一种超越种族的交流?

       谁知道呢,也许只是自己脑洞太大。迪玛希也会自嘲地想。

       但不管怎样,林林没有要走的打算,他们一人一猫的日常开始了。

       林林不再整天睡觉,有时安静地坐在CD机面前听着音乐,有时爬爬猫爬架,有时迪玛希一抬头,能在书柜顶上看到林林正揣着小手低头俯视着他。

       有时它也会突然消失不见,从窗户跑出去玩。

       它有着波斯猫独特的高贵气质,彬彬有礼却疏离冷淡,总是游离于热闹之外。

       但对迪玛希不同,在他面前林林也不总是这么安静优雅,餐桌上的水杯并没有招惹它,它一点一点地把水杯往外推,然后淡定地看着水杯落地,听到咣当一声,心满意足地走开了。

       迪玛希画画的时候它也会偶尔捣乱,挠挠画板背面,抓抓迪玛希的腿,爬到迪玛希肩膀上去捂他的眼睛。

       “诶别,别调皮了,我不画了陪你玩。”迪玛希被逗笑了。他家猫大爷不算高冷,但是对自己这个两脚兽也是若即若离,他觉得这是可能猫的天性吧。现在看来,真是慢热型啊。

       结果一阵叮呤咣啷的声音,道行高深的猫大仙一个没站稳,摔进了颜料堆里。

       看着洁白得一尘不染的毛发被染得五颜六色,迪玛希楞了一秒,就爆发出狂笑,一边笑一边拿出手机要拍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林你现在太好玩了,特别好看,来我给你记录一下。”

       懵逼的猫转身就跑,果然不能跟两脚兽太亲近。

       “诶,别走,得赶紧洗了,一会干了洗不掉只能给你剃毛了。”

       洗澡?剃毛?林林打了一个冷战,决定这辈子离那堆五颜六色的东西远点。

       林林委屈地屈服于两脚兽的淫威之下,泡在水里,瞪着圆眼,一脸的不高兴。

       终于洗完,迪玛希把猫捞起来擦拭着毛发,迪玛希发现林林看起来大大软软一只,实际上挺瘦的,毛发湿淋淋地结成一缕一缕的贴在身上,只有脑袋还是蓬的,看起来滑稽极了。

       林林用十分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迪玛希,乞求他赶紧开恩给它吹干。

       “林林,不要不开心,你这么好看,怎么能不洗澡呢,以后至少半个月要洗一次。”

       吹风机吹出热风,迪玛希用手不断拨弄着毛发,林林舒服得忍不住弓起背伸了个懒腰,迪玛希手指触摸到分明的脊骨,觉得手感很不错。

       毛发渐渐恢复蓬松柔软,林林又恢复温柔可亲的模样,勉强原谅了铲屎官。

       迪玛希看着小圆脸和漂亮的眼睛,忍不住一口亲了上去。

       猫吓得给了他一爪子,转身就跳回了自己的垫子上,抱着尾巴睡觉去。

       迪玛希看着镜子里脸上的白印子,也有些奇怪自己的行为。

       不管了,林林这么可爱,就算是神仙,也还是只猫啊。亲亲自家的猫咪,很正常的不是吗?

       最近导师带着迪玛希参加了一个活动,整个小组都忙碌起来,他留在学校的时间也更多了,他也经常会在学校看见林林,而林林只是远远看着他。迪玛希想林林可能跟朋友在一起,就跟它打了个招呼,然后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了。

       今天迪玛希很晚才回家。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迪玛希就不再走黑灯瞎火的小路了,他知道了某些东西的存在。

       回家之后觉得有些不对劲,屋子像被人收拾过一样整齐。

       他突然想起来,由于最近太忙,他很久没收拾过屋子了,但每次回到家,房间里也并不乱,而他忙得焦头烂额,完全没注意到。

       这是,进贼了?不科学啊。

       “林林,是你吗?”他蹲下轻抚着已经睡着的猫咪。

 

       阳光透过纱帘暖暖地盖在白色波斯猫的身上,林林眯着眼醒来,迪玛希已经去学校了,它照常出去溜了一圈,在学校里看见了正在看书的迪玛希。回到家,看到到处乱扔的衣服鞋子,一片狼藉,只得在心里哀叹一声。

       一阵微弱的白光闪过,白色的波斯猫变高变大,渐渐化成了一个少年的模样。

       少年赤露着身体,身形修长,削瘦单薄,皮肤白皙,黑色的短发清爽柔顺,服帖的刘海下面是一双异色的瞳,眼窝深邃,鼻梁高挺,薄唇抿成一条线,下颌线也精致优美。

       身上没有毛发遮盖的感觉很奇怪,他轻车熟路地来到衣柜前,取出了迪玛希的白色衬衣,这件和自己毛发同色的衣服让他很满意。

       迪玛希很高,所以衣服也比较大,少年身形的林林肩窄,穿着迪玛希的衬衣,明显大了一圈,衣摆也刚好遮到大腿处,盖住了重要部位。

       迪玛希早上特意把房间弄乱,然后在中午回来一趟,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一个清瘦柔软的少年穿着自己的衬衣,毫不在意地露着一双纤细笔直的腿,嘴里哼着他CD机里常放的歌,一件一件地给他收拾衣服鞋子。

       迪玛希怔怔看着少年,呆呆地关上门,一时说不出话来,只低呼一声:“林林?”

       少年在迪玛希进门的时候就听到了声音,他在声音中回过头来,大大方方地看着迪玛希,弯起嘴角露出一个温暖干净的笑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有多么诱惑。

       “迪玛希,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忘拿东西了吗?”少年的语调很温柔,声音带着一种柔软的稚嫩,像是在果子酒里泡过,沾染着淡淡的甜香气息。

       “额,今天没什么事,我就先回来了。”迪玛希有些不知所措,差点结巴了起来。

       少年只是温和地笑着,但是叠好又散开的衣服暴露了他内心的慌乱和不确定。上次以这副面目示人是多久以前了呢?有几十年了吧?他会怎么想?会害怕自己吗?

       这种感觉很奇异,明明是朝夕相处的对象,却又像第一次见面,熟悉又陌生,有很多想问的话想说的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但是草原上来的汉子,不会放任矫情的情绪蔓延,他拍了自己脑门一下,咧开嘴笑了起来,大步走向林林,一把把他的小宠物抱在怀里摇摇晃晃,习惯性地抚摸着少年的脊骨,而后又揉了揉少年的发顶,这才放开紧紧的怀抱。

       少年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一呆,身体一瞬间僵硬,但在迪玛希的怀抱中,被苍兰的气息裹挟住,身体的记忆如此清晰,代替他做了决定。

       想像猫一样安心地被他抱在怀里。

       无法言说的隔阂就此打破,一个拥抱的作用是巨大的。

       “林林,你这个样子真可爱。”松开怀抱的迪玛希再次认真打量着少年,然后发现了他没穿裤子的尴尬事实,用意志力强迫自己移开目光,泛红的耳朵暴露了内心的波澜。

       “呃……你先换身衣服吧,我好像有小一号的T恤。我去给你拿。”迪玛希几乎是落荒而逃。

       而少年对此一无所查。他很奇怪,以前的人类是穿着长衣长袍,盖得严严实实的,但现在的人类天气热的时候不都经常露着腿吗?有什么问题吗?

       “诶?没事的,我不常变成人的,还是原来的样子习惯一点。”

       他确实不知道,穿着大号衬衣露着双腿的画面在男人眼里有多诱惑,迪玛希匆忙转身埋进衣柜来掩盖自己的生理反应,那双洁白纤细的腿还在他眼中回放,他一边翻找衣物一边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尝试将少年和猫的形象重合起来,这样总不至于对一只猫产生旖念,而后将产生了不该有的念头的自己鄙视了无数遍,终于暂时把脑中少年的形象换成了猫,只剩下了心里软软的喜爱,性冲动暂时被抑制。

       “先将就着穿这个吧,一会我们出去买些你喜欢的衣服和一些必需用品。至少,你想变成人的样子跟我聊天的时候,不会不方便。我在外面等你。”迪玛希找到一套白色的印着字母的长袖T恤和黑色的运动裤,也许少年穿着能合适,他右手拿着衣服手向后伸放到床上,然后转身离开卧室关上门。

       林林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换上了迪玛希给他的衣服,嗯,还是有一点大,不过总算不奇怪了。

       “嗯,这样可以吗,不过我还是喜欢之前那个,那个跟我以前穿的衣服比较像,但是那种衣服现在好像已经没有了诶。”

       “以前?多久以前,古代吗,中国的古代穿什么样子的衣服?我看能不能给你找到一样的,做复古的人应该不少。”迪玛希满意地看着少年换上了T恤以后的样子,活像个高中生,透着稚嫩的青春,谁能想到这是个活了好多年的神仙呢?

       “不用了啦,穿成那个样子,在现在会很奇怪的。人类的衣着一直在改变,现在你们穿什么我穿什么就好。”

       迪玛希又找来袜子和一双运动鞋,但是没有小码的了,还好林林的脚也不算小,毕竟个子在那里,也就比迪玛希矮半个头。

       收拾好后,迪玛希就带着林林去了附近的万达广场。

       少年应该是第一次以人的身份逛街,和猫的视角不同,看到新鲜的东西,眼里闪着跃跃欲试的光,但只是温和笑着,并不真的上前摸上一摸。

       他们逛了很多家各种类型的店,从珠宝首饰到手机数码,从文体用品到家居杂物,两个长相俊美的男孩一起逛街,也确实吸引了不少眼球。

       在一家眼镜店面前,迪玛希突然拉着林林走了进去,他给林林挑了一副方形细框眼镜,自己也拿了一副带着玩。镜子里的两人,竟然如此相似,他们看着彼此笑得开怀。

       林林发现带着眼镜,他有些偏色的眼睛就不那么引人注意了,满意地向迪玛希表示收了。

       而在迪玛希的眼中,带着银色细框眼镜的林林,身上那种文质彬彬的气质更凸出了,眼镜也修饰了有些过凹的太阳穴,完美。

       迪玛希也给自己买下了同款的眼镜,却并没有戴上。

       接下来迪玛希直接给林林买了部手机,用自己的身份信息办了张卡,教会他简单的使用。

       “有喜欢的你就买,你放心,虽然我不是大富豪,但是养你还是没问题的。”迪大款握着兜里的信用卡自信而宠溺地说道。

       少年却只是摇摇头:“我是真的很喜欢人类的世界,有无穷的智慧和创造力,新的事物一件接着一件,就拿手机来说,这样神奇的功能,我们里面都没有谁能做到,即使是那些通天之能的大妖,用神念传达讯息,也是受到很多限制的。”

       “我很喜欢,但是这一切都不是我的,与我无关。”

       “所以迪玛希,我不能和你们走得太近,走得太近,反而会失去。”林林一双异色的瞳沉沉地盯着迪玛希,这里面藏着的世故的警告让迪玛希突然惊醒,他面前的存在并不真的是一个稚嫩的少年。

       “不,林林。我会帮你,只要你想,你可以和人类一样生活,这是我的世界,自然也可以变成你的世界。”迪玛希并不退缩,严肃而认真地对林林承诺。

       林林一瞬间被他眼里的坚定镇住,却也只是维持一贯温柔的笑容,没有说话。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们去买衣服。你应该能吃人类的食物吧,这里有一家甜品店,我特别喜欢,正好一起去吃。”

       “嗯!”这下林林答应的很干脆。不知道是不是迪玛希的错觉,他觉得林林听到吃东西时候,眼睛都亮了。

       男人买衣服惯常非常迅速,挑了些休闲风格的卫衣、衬衫、牛仔裤。时节深秋,各个品牌店已经开始卖冬装了,迪玛希看中了一件白色的呢子大衣,让林林试了试,感觉非常不错,利落的剪裁和领口黑色皮质的撞色修饰,让这件衣服一点都不显得娘,温润的气息特别适合林林,修饰出他修长的身材,也让他有了一些成熟男人的气息。

       林林也很喜欢,他觉得这件衣服跟他的毛很像,冬天那么冷,暖暖的毛才能让怕冷的他觉得舒服。

       没过多久两人已经拎着大包小包了,就径直去了五层的甜品店。

       迪玛希点了两杯咖啡,又把觉得好吃的甜点都点了一遍。林林看着面前的美食,觉得非常幸福,拿起勺子就舀起一勺乳酪蛋糕放进嘴里,吃到停不下来。

       “你慢点,尝尝这个豆乳盒子,这家店新出的,特别好吃。”迪玛希看着林林埋头吃东西的样子,心里觉得满满的又痒痒的,想要把他揉成一团抱在怀里。

       “林林,你以前常吃人类的食物吗?”

       “嗯,很久没吃了,其实我不靠这个生存,我不吃东西都可以。”林林依言舀了一勺豆乳盒子,被豆与奶的芳香取悦,忍不住又来了一大勺,在两口的间隙里迅速简要地回答完问题,并不想耽误吃东西的时间。

       “呃,那你吃东西是为了,好吃?”其实他想说嘴馋来着。

       “嗯。”好,吃货干脆嘴巴都懒得停下,点点头应付了。

       迪玛希放弃交流,嘴角的笑却越来越放肆。

 

       吃完了四份甜点的林林还意犹未尽地看着迪玛希,迪玛希很担忧:“你真的,不觉得齁得慌吗?不会消化不良吗?”

       林林乖巧地摇头。

       迪玛希只得又打包了两份带走,打算放在冰箱里给林林当夜宵吃,他怕林林吃太多引起注意。好吧,已经有很多女孩子看着他们指指点点了。

       “林林,你现在恢复得怎么样了?连累你受伤,真不好意思。那天真的谢谢你,但是,你为什么会不顾危险救我呢?”回家路上迪玛希忍不住问出藏了很久的疑问。

       “别担心,没什么大事了,剩下的靠时间慢慢修养了。我不能告诉你太多,那天那个已经被我打散了。我其实盯着它很久了,救你是顺便的,你不用自责。”

       迪玛希有点失望,他想过猫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正好那么巧救下他,是不是一直在跟着他?

       “它,是什么?”

       林林停下来,看着迪玛希:“它是一种能量体,在中国叫做鬼,在西方叫幽灵或者恶魔。”林林的语气忽然认真起来:“我也不是什么神仙,我是妖,在中国,妖魔鬼怪总是并称的,可以说,我跟它是同一类的东西,超出人类理解范畴的生命体。”

       “不,不一样,它要害我,是你救了我,你跟那种东西怎么会一样呢。”迪玛希激动起来。

       “你,不害怕吗?”

       “为什么会害怕,你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你就是我的神明!我听说过妖的传说,他们把狐狸叫做狐大仙,那你是不是猫大仙?仙和妖是一样的嘛!”

       “……”大仙你个鬼。林林放弃和有文化障碍的外来人口交流。

       “好啦,别担心了,只要你在我家住的开心,住的舒服,想住多久住多久。你想要什么就跟我说,想出去玩注意安全,想变人变猫都随你开心。”

       “但是答应我一个要求,只有一个。”

       “什么?”

       “如果你有一天要走,不要一声不吭地离开,跟我说一声,不然我会担心的。”

       林林觉得自己被男孩近乎祈求的幼稚而又脆弱敏感的要求给击溃,再也动不起想要离开的心思。

       “嗯,好,我还可以答应你,你不赶我就不走。”

       “太好了,我怎么会赶你呢?”迪玛希欢呼着把林林打横抱了起来转了好几圈。

       “啊!放我下来。”林林惊呼,没想到迪玛希会做这样的举动。他一直觉得迪玛希对他热情而亲近,有时还喜欢疯折腾,很像某西伯利亚的犬科动物。

       迪玛希把林林放下来之后,也有点尴尬,自顾自解释道:“你小小一只的时候我就经常抱着你,刚刚太开心了,就忘了你现在是男人了,不能随便抱。”

       “诶,没关系,回家吧,你不是还得画画吗?”林林也有些不好意思,就催促他赶紧回家。

       回到家后,迪玛希刚关上门,就发现林林的一堆衣服摊在地上,那只美丽的白色波斯猫再次出现,它喵了两声,就跳回自己的垫子上歇着了,一会伸伸懒腰,一会舔舔爪子,惬意极了,显然猫的形态更让林林舒服。

       迪玛希摇头笑笑,收拾好东西。给林林专门腾了一个衣柜出来,本身他的衣服就不多,占不了多少地方。

       要为一起生活做准备呢,迪玛希觉得对未来的日子充满期待。即使这段时间紧张而忙碌,他还是觉得整个身心都是轻飘飘的,拿起画笔,把作业取下来,换上了一张新的八开画纸,开始描绘一个纤细的少年。

       忙碌而充实的生活在另一人的陪伴下过得十分愉快,迪玛希的导师推荐他参加一个大型的画展,这是难得的机遇,他要为此做充分准备。而林林似乎也有自己的事要忙,迪玛希经常能在学校看到林林,它和其他的猫聚在一起,像是在开什么族群大会。有时林林晚上也不回家,但迪玛希并没有过问太多。

       在迪玛希空闲的时候,他们就会一起出去玩,一人一猫或者两个男孩出门都是那么吸引视线。迪玛希的写生风景中总有一只美丽的波斯猫或一个纤瘦的少年,林林则能享受到各种美食。

       迪玛希特意挑了一家海鲜店,带着林林吃了个足,看着林林吃到美味的鱼时满眼幸福的小星星,感觉心里灌满了软软的蜜糖。

       两个月里,他们几乎逛遍了附近所有好吃的好玩的,林林也算是把各大菜系尝了个遍,但独独拒绝吃辣,迪玛希摇头:“不吃辣真是少了很多人生乐趣啊。”林林则咽下一口海鲜粥朝他吐了吐舌头做鬼脸。

       迪玛希觉得这样的生活可以称得上网上流行的那句岁月静好了,好到让他奢望永远都不会结束。


2017-08-01
 
评论(16)
热度(34)
© 焉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