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炫透明粉,喜欢摄影,p图,写字,写写喜欢的cp,会发得很杂,慎重关注

猫(三)【迪炫】小甜饼

猫妖设定 小林的外表老林的内心

写得刹不住车了 后面可能会有点长

有些灵异 胆小勿看

ooc预警

yy了一发古装炫 满足

 

       从睡梦中睁开眼,依然是浓稠的黑暗,迪玛希伸手想要打开台灯,却摸到了一根干枯粗糙的东西,瞬间产生的不好的联想让他惊醒,触电一般收回手,一阵恶心反胃。

       这一清醒,他发现自己并非在房间里,而是在学校教九楼后面那条小路上,刚刚摸到的东西,确实是路边的树枝。

       他走向小路出口准备回家,却发现怎么走也走不到头,身周阴冷的风不停打着旋儿。

       感到身后有什么向他疾冲过来,他一回头,看到一团黑影扑面而来,这种黑混浊至极,又脏又冷,里面似乎还翻滚着白色的骨红色的血。

       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要被黑影笼罩住,下意识向右方一闪。

       躲不掉了,这剥皮拆骨的死法还真是独特。

       预想的疼痛没有到来,迪玛希睁开眼,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他面前,清瘦的少年披散着黑色的柔顺长发,一身白衣,宽袍大袖宛如谪仙。

       那人身上泛着柔软微亮的白光,如同月华流泻,照亮了这一片漆黑。

       他站在迪玛希身前,右手展袖,向天一抓握住一团白光,再向前一挥,白光击到那黑影身上,黑雾散开,露出里面狰狞的骷髅全貌。骷髅被击退,力量的冲击扬起了那人的衣袂发丝,他回头,露出一个侧脸对迪玛希说了一句什么。

       他听不见,一切都像是默片一样只有画面没有声音,这一段更是被拨慢了速度。

       迪玛希几乎要忘记了危险,被这样奇异的景象摄住心魄。

       他想看到更多,但是不知怎么地,自己却向出口跑去,回头间看到了那黑影的真面目,又是一阵反胃,那是一具尚挂着淋漓血肉的骷髅,裹着浓浓的黑雾。

       黑影在白光的击打下节节败退,开始想要后退逃脱。

       白衣少年速度更快,拦住那一头的出口,黑影转身就朝迪玛希冲来,迪玛希还在往前跑,马上就要到达出口了。

       但是骷髅的骨爪已经近在眼前,迪玛希不再逃了,捡起地上的砖头准备跟这魔鬼拼了,又被一股大力往后一丢,而对方因此承受了黑影的全力一击。

       他看到少年口中吐出的血染红了白衣,少年张嘴吐出一个金色的小球,小球旋转着,发出千万缕白色丝线将少年和黑影紧紧裹住。

       不知过了多久,时间可能停滞了,可能拨快了,白色的茧终于在迸发的光中碎裂,一切异象都消失不见,白衣人和黑影都凭空消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迪玛希回到家觉得哪里不对劲。

       少了什么东西,白色的,软软的小东西。想不起来,那是什么?它是否真的出现过?

       拼图总像是缺了一角,接下来的人生如同之前一样索然无味。学业完成后回到哈萨克斯坦继承家业,画画不过是会被否定的爱好。还有不可避免的联姻生子,和没有感情和人相敬如宾共度一生。国家在大国的夹缝中生存,家族也在政局商海中如履薄冰,每一天都那么累那么无趣。

       当迪玛希已经是一个耄耋老者的时候,他的孙子抱回来一只白色的猫。

       波斯猫长长的猫高贵优雅,黄蓝二色的瞳沉沉盯着他。

       “林林!”拼图被补上,他突然惊醒,这一生错过的遗憾的,都是因为它吗?

       在一种惊悸与悲凉交织的心境中,迪玛希终于醒了过来,却脑袋昏昏沉沉无法动弹,他不停告诉自己这是梦。

       只不过是在梦里度过了一生而已。

       他突然迫不及待想看到林林,想确认它真的存在过,而不是他的另一个梦。

       好一阵子,他终于从魇住的状态挣脱出来,打开卧室门,没有看到林林,他一下子就慌了。

       余光闪过白色的影子,他马上转头,就被看到的景象镇住了。

       猫蹲坐在阳台檐上,身上披着午夜的月光,那道光从月亮上沿着一条晶莹的带子一直流淌到它头上,再在全身晕开,猫眯着眼,仰着头,在微光中宛如神祇,又透着妖异的美。

       线断了,林林停下来,看到迪玛希站在那里,面带惊异地看着自己。

       它转身跳下窗台,消失不见。

       “林林!”迪玛希有些慌,他怕林林误会他了。

       没过多久,人形的林林打开卧室的门出来了,穿着一身宽松的卫衣休闲裤。他皱着眉问:“你刚才看见了什么?”

       “我是做噩梦醒来的,我看到你在……吃月亮?所以你的食物是这个?没关系的,我保证我会保守秘密,你别担心。”迪玛希被严肃的林林吓到,不知道怎么表述。他打开灯,拉着林林坐在沙发上,他也有些问题要问林林。

       “为什么……你能看见?”林林揉了揉脑袋,万一事情和他想的一样那就糟糕了。“人类从婴儿期开始就五感逐渐闭塞,这些日月精华、灵力震荡还有鬼类妖物,不想让你看到你是看不到的。”

       “可是,我确实是看到了。”迪玛希停顿了一下,想起刚刚梦里的事:“还有你救我那天,我少了一段记忆,刚刚在梦里补齐了,我看到了那个恶心的魔鬼,还有你穿着宽大的白袍子的样子,特别好看。”他没有说后面他是如何在不对等的时间尺度下在梦里度过了漫长的一生。

       林林目光躲闪:“可是我那天没有化人形诶,更不存在穿什么衣服,我看啊你最近总看些聊斋志异啊古装剧啊什么的,做怪梦了吧。”

       迪玛希狐疑地盯着林林,第一次怀疑他说谎:“可是我确实是少了一段记忆,那个骷髅的样子我是想象不出来的,一定是真实发生的。”

       林林向后一躺,沉默了一会,终于不好意思地承认:“你的记忆是我去除的,毕竟那不是你该看到的东西,会影响你正常生活的。”之后他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还是影响了。”

       “你应该告诉我你是替我挡了那一下才伤的那么重的,是我给你拖后腿了。而且,你原来的衣服很好看啊,是你的毛变的吗?”那你为什么要在家里穿着我的衬衣还光着腿,你知不知道那幅样子差点让我发疯?这句话迪玛希只敢在心里问。

       林林的耳尖可疑地红了,不敢看迪玛希:“嗯……其实万物产生灵智开始修炼之后,化成人形的样子就是已经固定了的,这受很多原因影响,我……是怕你看到我穿着古人的衣服觉得奇怪。”

       “那天的样子,我真的不知道那样穿有问题,现在我知道了,求你不要提了。”林林声音越来越小,几乎把脸埋进了胳膊,露在外面的耳朵已经红透了。

       随着再次开始进入人类世界,他对现代人类各方面的文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刚明白为什么当时迪玛希表情那么奇怪的时候,他很想给自己挖个洞钻进去。

       迪玛希看着害羞的林林,笑得促狭,来掩盖内心些许的失望。他拍拍林林的背:“没关系,都是男人,怕什么,我住宿舍的同学都经常光着身子在一个澡堂子里洗澡呢。”心中却想着,要是林林知道了自己那些不堪的心思,怕是会马上离开吧。

       他生出的那些无论是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对拥有异能的神明都不应该有的念头,埋在心里折磨得他快要发狂。他不敢透露出来哪怕一分,他怕穷其一生再也看不见林林。

       原本他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怎么想的,他以为自己只是把林林当做恩人当做伙伴,对他的照顾都是出于歉疚,心底柔软的喜爱则是因为猫实在太可爱。那是神明,怎么敢怎么能有玷污的心思。

       但今晚的梦境,没有林林的人生,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他离不开林林了,他确实爱上了这位神明。

       所以现在他对林林,像是走在悬崖边,小心翼翼,再近一分就要过界,再远一分一定不舍。他急于想知道林林到底是怎么看待他的。

       “林林,你觉得……”

       “迪玛希,还是说你的问题吧,你仔细回答我,这很严重。”林林抬起头恢复严肃的表情,完全无视了迪玛希被打断的话。“你以前有看到过这种异象或者接触过什么超自然的东西吗?”

       迪玛希右手抵着下巴陷入了思索,半分钟后皱着眉不确定地道出童年的经历。

       小时候的迪玛希身体不太好,经常生病,体弱,还总是对着空气说话,父母总是忧心忡忡。看了很多医生,智者,传说有异能的通灵者,都没能解决。后来有一个中国来的修行人给了一个小黄纸,让他烧成灰就水喝了,又在额头上点了三下。那之后就再也没发生过奇怪的事,身体也渐渐好了。

       “我隐约记得,我那时候有个好朋友,但是除了我别人都看不到他。我病好了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他。”

       林林好看的眉头紧紧皱起,他沉默一会后突然拉过迪玛希的手:“迪玛希,你相信我吗?”

       迪玛希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林林的动作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林林的手比他的也不小多少,却纤细白净,不是柔弱无骨的软,而是有韧度有弹性的触感,温度不高,干燥且有力。

       迪玛希极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相信,我肯定相信你!”不明白林林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他的全部心思都在想要不要紧紧握住手上的小东西。

       “你听着,我会进入你的意识,算是做检查吧,你全力放松,不要抵抗我,否则可能会对你造成损伤。”林林紧紧盯着迪玛希,观察他的每一丝细微的表情,如果有迟疑,他不会冒着对迪玛希造成伤害的风险去探查的。

       迪玛希只觉得新奇,露出大大的笑容:“没问题!”

       林林让迪玛希闭上眼,神识通过手的接触进入迪玛希的身体,直奔眉心识海而去,一下子就发现了不对劲。首先,普通人的识海应该几乎干涸,而迪玛希的居然汇成一汪小水洼,这是极好的修炼天赋。如果迪玛希还小,那他势必成为天之骄子。

       而识海上方还悬着一角黄符,黄符拦着黑白二色丝线,阻拦它们进入识海,这两根丝线的源头是迪玛希的双眼。

       黄符已经有些破了,丝线偶尔会透出一丝进入识海,眼看着黄符坚持不了多久了。

       林林探查完毕,正要撤回神识,却又在黄符上闻到熟悉的气息。辨认出那气息属于自己之后,神识惊得一晃,不小心触碰到了存储记忆的部位的一角,被一瞬间看到的东西震得说不出话来。

       那是迪玛希关于林林的记忆的一角,内容是这些天的相处日常,都是些逛街游玩什么的没营养的东西,但是伴随着记忆的还有情感。意识间的情感传递是远远超过语言所能表达的,铺天盖地般瞬间抵达林林的神识,他用最直接的方式感受到了迪玛希对他那不同寻常的感情。

       从迪玛希的意识里出来后,林林心情十分复杂,他揉着眉头看着迪玛希思索应该怎么做,怎么说。

       迪玛希觉得自己的头泡在温暖的白光里很舒服,不知不觉睡着了。

       他不知道他是天生阴阳眼,不知道他曾经有修炼异能的天赋离那扇门只有一步之遥,不知道他的平静生活原来是被自己毁掉的,他不知道今后他将逐渐看到多少可怕的东西,他不知道他再也无法做一个正常人,不知道他已经牵扯进他无法应对的是非里……

       还有那份深埋的感情,自己该如何应对。

       如果是在昨天,林林会果断地选择离开,不舍当然会有,但这个男孩的正常生活不应该被他这个异类影响。

       但他刚刚发现,他当时草率地将迪玛希记忆抹除,本来是为他好,却阴差阳错地打破了迪玛希识海中的微妙平衡,让他重新拥有了沟通异界的能力。

       这对修炼者来说是难得的天赋,但对普通人来说,却是个能把人逼疯的灾难。

       你能想象你看不见的空气中飘荡的各种类型能量体有多少吗?阴阳二界本就是重合,不存在什么阴曹地府容纳鬼魂。它们其实,就在你身边。

       最令人绝望的是,随着黄符的失效,他的体质会逐渐招惹更多奇怪的东西,永远不得安宁。

       他是罪魁祸首,他无法再置身事外将这个男孩就这么扔下。

       活了这么多岁月,虽然绝大部分是在山中,但几经入世,人间情爱的苦痛没有切身体验过也耳闻眼见不少。

       而他们这样的妖类,与人类走得太近的,多少两败俱伤,不得好死,他见的多了,便也生出些厌烦畏惧。

       他现在是真的心乱如麻,这么多事情搅在一起,还有那件事没有解决,他实在无心处理这段感情纠葛,下定决心先装傻,或许迪玛希只是一时新鲜,年轻人玩兴大而已。

       他们两人之间,无论是从能力还是阅历上来说,他都觉得自己有责任引导好迪玛希回归到正常生活上去,然后再也不产生任何交集。

       这才是正确的。下定决心的林林忽视心底某个角落蔓延开的空洞,这样向自己强调。

2017-08-03
 
评论(27)
热度(32)
© 焉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