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炫透明粉,喜欢摄影,p图,写字,写写喜欢的cp,会发得很杂,慎重关注

猫(五)【迪炫】小甜饼

猫妖设定  小林的外表老林的内心?ooc到我已经不知道是啥了

卡文卡到死,看了别的太太写的文,再看自己的,写的什么玩意儿啊

摩天轮接吻任务达成

 

 

 

       在门口买了通票,迪玛希很自然地牵起林林的手,向不远处高高的红色轨道的方向走去。“我们先去坐这个,特别刺激,我一开始都不敢上去。”迪玛希十分自觉地充当起了导游。

       林林从刚进门就被各种各样的游乐设施吸引住了,其实他这次重入世俗的时间也不长,这一百年的很多新东西给了他很新奇的感官,看着那高高的弯曲的红色轨道,也不禁期待起来,瞥到旁边的碰碰车也很有兴趣,还有远处各种各样没见过的设施,眼睛里都是跃跃欲试的小火苗。

       但他还是乖乖地站在那,等着迪玛希带着他一件一件地去尝试。

       直到坐上这个叫做“极速飞车”的装置,林林才真正对这座过山车所宣传的十八层楼高的落差有切身体会。看着头顶扭曲的疾上疾下的轨道,身下的车发动起来,缓缓爬升至最高点,林林心里却完全不害怕,涌起的全是期待和好奇。

       迪玛希看着身边林林淡定的一张脸,有心捉弄:“你可要保证,不用特殊能力,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感受,不然我们就白来了。”

       “放心吧,我知道的。”

       过山车爬升到了最高点,前面是极陡的下行轨道,林林放松身体,准备好感受这新奇的一切。

       寒冷的风刮着脸,透过脖颈往衣服里钻,身体下坠,失重的感觉仿佛整副内脏都被往下扯,旋转,再次上升,下落。

       耳边不知道是谁的尖叫和呼喊,林林疾驰中转过头,看到迪玛希兴奋叫喊的模样,也学着放肆地叫起来。

       这与用法术飞行不同,没有用气托着身体,而是放弃对身体的控制,交给机器去掌控。这样新奇的感觉,让林林不适应,有些害怕,有些对未知的恐惧,但这样的怕中又滋生出了更多的兴奋和刺激,这些新鲜的刺激却让他上瘾。

       与看起来的斯文不同,他确实会喜欢去做比较刺激的事情。

       车停回出发点的时间刚刚好,不会让人过于疲累,也不会有没玩够的感觉。但迪玛希看着林林一脸意犹未尽还想再玩一次的样子,哭笑不得地拉着他下车。

       “感觉怎么样?”

       “好玩,还想玩诶,这个机器是怎么做到让人在天上不掉下来的?它会法术吗?”

       “不会,科学可以做到很多事情。”迪玛希看着因为好奇而显得傻乎乎的林林,笑得忍不住就伸出手摸乱了他的头毛,成功收获一只炸毛喵。

       “诶,你!”林林无奈地用手扒拉着被魔爪摧残过的黑色短发,考虑着要不要在他脸上加点装饰,奈何没法现出本体,只好先记下这笔账。

       迪玛希看着林林一副柔顺好欺负的样子,却在玩刺激性的项目的时候一点都不怯场,反而感到兴奋,只觉得有趣至极,咧嘴笑起来。

       迪玛希的笑有一种独特的晴朗,像是有魔力一样,让林林觉得空气都不那么寒冷了。

       “别念念不忘了,还有很多好玩的,接下来,碰碰车吧。”迪玛希决定今天一定要把林林欺负得软乎乎。

       第一次接触车这种东西,刚开始没掌握技巧的林林被撞得七荤八素,迪玛希是一点情面都不留,每次都是用尽全力狠狠撞过去。然而他低估了对方的学习能力,这一场到最后,又被林林反杀,本来迟钝难操作的碰碰车在林林手中像是活过来一样,让迪玛希不禁怀疑猫大仙有没有作弊。

       下场后被撞得有点犯晕的迪玛希和一脸兴奋的林林形成了鲜明的反差,看着面前乖巧地微笑着的少年,迪玛希第一次发现林林蔫坏的本质。

       再往游乐场里面走,林林对飞椅啊旋转木马这类项目明显没什么兴趣,在跳楼机面前停下了脚步。“我猜这个会很好玩。”迪玛希几乎看到了林林眼里蹦出来的小星星,决定让他见识一下终极跳楼机的厉害。“走,上去。”

       “啊!”骤然的直接失重让人猝不及防地大喊起来,比过山车更直接的刺激,林林已经习惯于放弃条件反射般的提气轻身,去感受直接的坠落。

       迪玛希看着下来后仍然意犹未尽的林林,琢磨着下次带他去玩蹦极吧,嗯,最好是双人的那种。想着想着就又是一个傻里透着帅气的露齿笑。

       迪玛希想起了此行的第二个重要任务,看向远处巨大的摩天轮,心里打定主意要搞事。

       “林林我们去坐摩天轮吧,去那边,特别高特别大那个大轮子。”迪玛希一脸试图引诱看起来乖乖的小猫。

       “嗯,摩天轮建那么高,可以从上面往下跳吗?像这个跳楼机一样?”林林对跳楼机念念不忘,看起来可以上钩。

       迪玛希再加把火:“可以去很高的地方,我想去,陪我去吧。”小狼狗讨要吃食,可没有商量的余地。

       迪玛希本来就长着一张迷惑众生的脸,此时用温柔的语气,专注的眼神,恳切的请求对待林林,虽然是无意识的,但切切实实是在放电。

       可怜活了千年的猫大仙一时竟然没抵挡住这个人类的魅力,呆呆地点着头。

       林林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坐在摩天轮的小小空间里了。

       两个人紧挨着坐在一起,迪玛希直接一脸坦然地搭着林林的肩。而由于猫形态时经常被迪玛希抱在怀里,林林对这样的身体接触也没有什么不自在的地方,正中迪玛希下怀。

       晴朗无云的蓝天下,白色的摩天轮缓慢旋转着,玻璃窗阻隔着寒风,却透进了混合着暖意的阳光,林林忍不住舒服得伸了个懒腰。

       两人的小空间随着摩天轮转动逐渐升上半空,双脚离开地面,高度足以俯瞰这座城市的一部分。林林睁大了眼,由于某些客观存在的原因,他从来没敢在帝都上空飞行过,这是他第一次以这样的视角来观察这座城市。

       以他极好的目力,足以看到远处红墙琉璃瓦堆砌的宫城,迂迂回回的巨大建筑,突然觉得有些熟悉,又想不起来具体的人和事。

       算了,不想了,逐渐泛滥而出的让他感到莫名悲哀的情绪告诉他那绝对不是什么好的经历。

       刚刚还笑闹着的少年一下子就安静下来,像是被窗外脚下的景象吸引。

       摩天轮到达最高点,林林突然想到迪玛希,疑惑他怎么这么安静,便要回头看他。

       撞在一起的先是鼻子,碍事的眼镜也磕到了额角,贴在一起的还有嘴唇。他是什么时候离自己这么近的?为什么不躲开?

       勉强算作一个吻,迪玛希窃喜着不敢动,林林也睁大眼睛惊得不敢动。

       迪玛希看着林林镜片下的眼睛,像是一下子当机了的样子僵住盯着他,早有预谋的小狼狗欣喜于计划的成功,叼着嘴里的肉不愿放开,却又不舍得吞下肚。

       空间本来就狭小,又在几十米的高空,一切都无处可躲,只能榨出所剩无多的勇气来直面心底的悸动。

       空气的流动仿佛都凝滞下来,彼此的呼吸声清晰可闻,昨夜的暧昧接触又从记忆漫出。对峙的打破始于迪玛希,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林林淡粉色的薄唇,试图进入肖想了无数次的地方。

       林林咬紧牙关,却没有躲开。

       迪玛希见林林并没有反感,得寸进尺地把肩膀上那只手放到林林脑后,试图加深这个吻,另一只手环过林林的肩膀,让他更贴近自己,抚摸他的背部安抚着。这下林林除非把迪玛希拎起来丢下去,不然怎么躲也躲不掉了。

       他不能回应这个吻,也无法说服自己拒绝,感受着紧贴在胸前另一颗心脏的跳动,只能紧张地闭上眼,僵着身体,咬着牙不放。

       迪玛希很有耐心地用舌尖一点点地描摹着他好看的唇形,舔舐过每一颗牙齿,扫过齿根牙龈。见林林还是不松口,有些急了,转而用舌尖一下一下地舔着紧闭的唇缝。

       整个人被熟悉的怀抱圈住,被熟悉的苍兰香味贴近包裹,被用最舒服的方式安抚着后背,被喜欢的人渴求亲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折磨着他的意志力。这种时候,意志力越是强大,反而越是可怜。林林本来就徘徊在理智的边缘,这界限一旦跨过,就是覆水难收,未来,将无比艰难。

       可迪玛希的攻势太猛烈,他哪里是对手,在一开始没有躲开或者冷言厉色地拒绝就是个错误,现在也许只能错上加错了。

       感受到林林的牙关不再用力,迪玛希轻而易举地撬开,终于捕捉到了林林那小巧的粉舌,每次林林说话的时候,这一闪而过的小东西总是会吸引迪玛希绝大部分的注意力。

       迪玛希无法仔细思考林林的态度,沉浸在梦境般的欣喜里。

       自从上次在梦境中完成了一生之后,他经常会怀疑自己所处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唇上的触感如此真实,柔软滑腻微凉,他的吻因狂喜而变得急促,舌尖在对方嘴里肆意搅动,席卷过上颚的寸寸神经。林林没有回应,或者说无法回应,迪玛希卷着林林的舌头不放开,像是在带领着他完成这支舞。

       被人带领着唇舌相接的节奏,被人反复地擢取嘴里的一切,林林已经感到呼吸困难,双唇红肿不堪,嘴角无法控制地流出涎液,眼中也一片水光淋漓。

       然而这个吻没有人想要停下来。

       对迪玛希来说,梦寐以求的情景终于成真,怀中的这个人,怎么爱都爱不够。

       对林林来说,却是一种矛盾至极难以言喻的心情。他觉得自己失控了,却又带着一股决绝与不舍放任这种失控,像是要把这短短的几分钟拉入另一个平行世界。

       然而他不会因此改变什么,逃避依然继续。

       到达终点后,林林推开迪玛希,脚步飞快地离开,迪玛希赶紧追上去。

       迪玛希以为林林在害羞,也不管周围的游人,一把将他扯住抱在怀里:“林林,现在你知道了,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你是不是,也喜欢我?”迪玛希笑得露出了牙龈,让这个笑看起来有点傻,却很真诚。

       真诚得让林林不忍心说出下面的话。

       “迪玛希,我会陪着你保护你直到你恢复,但不是以你想要的那种关系。抱歉。”他挣开怀抱,看着迪玛希,语气一贯的温和而礼貌,好到挑不出错。可那种疏离让迪玛希觉得,林林一秒前就在他的怀抱里,此时却离他很远很远。

       他想不通。“为什么?你刚刚的反应,你明明也是喜欢我的,你也有感觉不是吗?还有昨天晚上……”

       “别说了,迪玛希,我一直把你当做好朋友,这些事不许再做,以后也不要再提。”林林突然板起脸,打断迪玛希,天生下撇的嘴角让他看起来有凶。 

       “可是林林,我喜欢你,我想要一辈子照顾你保护你,虽然这么说有些自不量力,但是我是认真的,很久以前我就想这么说了,我想跟你在一起。”迪玛希双手扣住林林的肩,紧紧盯着他,看着他每一分躲闪的表情,看得林林不停眨眼,扭过头不敢再看迪玛希。

       “我们不是同路人,不会走到一起。”林林将迪玛希的手一点一点缓慢而不容置喙地拨开。

       “可是我们现在就走在一起,这段时间你不开心吗,我不明白,你是喜欢我的,你在顾虑什么?”迪玛希看着冷静决绝的林林,开始慌了,他无法想象乖顺可爱的林林会这么绝情。

       “那又怎么样,这些都是暂时的,你还有多少年可活?六十年?七十年?然后呢?你的家人不用考虑吗?迪玛希,你问问自己,能够接受和一个妖怪生活一辈子吗?居无定所,东躲西藏,还有各种你无法理解的事情发生。你不应该扯入这些是非里。”林林的语气突然尖刻起来,他盯着迪玛希,不停逼问,同时也在逼着自己。

       他叹了一口气:“我活了一千年了,看过太多了,异类在一起,是没有好下场的。”

       “可是你已经把我扯进来了,我本来就无法继续正常人的生活了不是吗?”迪玛希被过于瞻前顾后的林林讲的这些弯弯绕绕的道理给激怒,开始口不择言,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真的会利用林林的愧疚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招果然奏效,林林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自觉理亏,满腹的道理再也都讲不出口,先前强撑起来的冷冰冰的态度一下子被击碎。

       “反正你也甩不掉我了,就不能试试吗?相信我,你担心的那些问题,总有办法解决的。”迪玛希不依不饶地又重新把林林圈在怀里,讨好地拍着林林的背。

       林林终于被打败,再也没办法板起脸来,只能闷闷地做着些微的妥协:“先不要说这些了,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林林心里涌起疲惫,自己和自己较劲真的太累了。

       迪玛希也明白不能操之过急,虽然林林说的那些他并不认同,但是能够理解,只在心里下定决心,要用坚定的爱和决心来感动他打消他的顾虑。对于未知的未来,他也有所担忧,但依然充满信心,这首先需要林林和他站在同一边。

       “林林,我给你时间,我也会让你看到我的决心,让你相信我。”迪玛希看着林林,深邃的眼神专注而温柔,认真地对林林做着承诺。

       在这样的注视之下,林林不知怎么地就觉得鼻子一酸,差点又要哭出来,赶紧抬起头张开嘴,试图把眼泪逼回去,面部肌肉把嘴角往下扯,他却想要给迪玛希一个微笑,所以嘴角不住地轻微颤抖。

       他终于是红着眼睛露出一个笑容,没有说话,转身向前走去。

       迪玛希紧紧跟上,握住林林的手,不肯再松开一分。

2017-08-09
 
评论(27)
热度(24)
© 焉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