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炫透明粉,喜欢摄影,p图,写字,写写喜欢的cp,会发得很杂,慎重关注

【迪炫】那只猫(八)


学校附近的小区的某个两居室内,两个男孩正在细细翻找,动作间不忍弄乱原来的两位主人留下的生活痕迹。书桌上摆着的合照里帅气阳光的男孩和温柔优雅的女孩用亲密的动作和肆意的笑容昭示着两人的幸福甜蜜,现在都成了泛着血色的刀刺痛着前来缅怀的人的眼和心。

 

其实灶头猫它们已经来这里看过很多次了,一切如常,一对恋人的生活痕迹完整保留,就好像两个人是突然消失了一样。没有留下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

 

迪玛希看到照片,发现有些眼熟,想起可能和他们在一起上过课。在抽屉里,麻布面的日记本在新一页戛然而止,前一页还记录着和王禹的日常琐事,下面配了一张Q版画,一只半蹲着猫咪伸出爪子,爪子上套着一只戒指,戒指上宝石璀璨,像是晶莹的泪珠。

 

整理故人遗物实际上是一种漫长的折磨,斯人已逝,活着的人却还要不停地回想,不停地把心浸泡在冰冷的寒潭里。

 

好在玄一直都不是一个只会沉浸在悲伤情绪的中的妖怪,他把日记本合上,放回抽屉里。

 

“秋尾一定是有了线索,来不及多想就直接去了。”林林继续不抱希望地翻找着其他的物品。

 

迪玛希也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好,拍拍林林的背,打开床下面的柜子也开始找起来。

 

这一找,果然还真找到了特别的东西。

 

一盒画笔套装。王禹也是学油画的,但和迪玛希不是同一个年级。

 

但这套画笔的级别和专业的美术生其实完全不相符,这种画笔更像是小孩子在家画着玩用的。最让迪玛希惊奇的是,他想起来他收到过一模一样的东西。

 

隐隐觉得这盒画笔让他有些不舒服,打开盒子,吓得差点没把盒子扔出去。

 

原本尼龙笔刷应该是米黄色,可这套画笔的笔刷却是血红色,还隐隐泛着黑光,怎么看怎么诡异。

 

迪玛希抬头问林林,“你看这个,能看出什么问题吗?”

 

林林皱眉,“这不是画笔吗,怎么了?”在他看来,那些就是很常见的画笔,出现在美术生的家里再正常不过了。

 

“你看到的笔刷是什么颜色?”迪玛希小心确认。

 

“米黄色。”林林看向迪玛希,“你是不是发现什么问题了?”

 

“我看到笔刷上像沾了污血一样,红色里透着黑色。为什么你们没发现?”迪玛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抓着画笔站起来拉着林林往外走,“我们回家一趟。”

 

在他教九小花园遇险的半个月前,收到一个匿名的包裹,拆开看发现是根本用不了的画笔,除了疑惑谁会送他东西之外也没有想太多,放进储物柜里就把这件事给忘了,他当时看过,画笔是正常的米黄色。

 

而如今把画笔拆出来,在迪玛希眼中,同样是那般诡异的色泽。迪玛希背后汗毛倒竖,原来他早在那时就被盯上了。

 

“看来他们真的非常谨慎,居然能躲避来自异能界的追查,任谁也看不出异常,要不是你的眼睛……”林林突然顿住,伸手放在迪玛希的眉心低语。“封印已经完全失效了吗?”

 

在迪玛希点头闭上眼睛之后,林林再次进入他的识海,黄符已经残破不堪,黑白二色丝线毫无阻挡地汇入识海。

 

迪玛希握住林林的手,怕他又内疚,用一个微笑来安慰他。这段时间,他能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世界变得光怪陆离,有时画着画就能看到灰白的影子从画上浮现出来,在路上走着就能看到行人背上趴着黑黢黢的婴孩,在地下室里、楼道阴影里总是会与它们不期而遇。而为了不让林林担心,他还必须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是唯一不能对林林倾诉的痛苦,从一开始的恐惧恶心,到后来的麻木,再到现在早已习惯。

 

“能帮到你,我很开心。”迪玛希皱眉思索了一下,“我们再去那几个地方看看,我觉得一定有你们没发现的东西。”

 

 

回到学校,图书馆楼顶,在夜色的掩护下,两个人影挪到边缘,林林什么也没看见,迪玛希却被眼前所见惊得说不出话来。

 

图书馆是整座学校最高的楼,坐镇中北部,在楼顶上能俯瞰整个学校。

 

刚才他们分别去到了七个案发地:操场、男生宿舍学5楼、女生宿舍学2楼、教二画室、体育馆地下室、主楼天台、教九小花园。在每一处搜寻异常点,发现在林林他们破坏的阵基下还藏着一块石板,扒开石板有微弱的红光溢出,当然只有迪玛希能看见。

 

他们把七块石板都翻开,红光汇聚上涌,但教九小花园那块溢出的红光极其微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此刻站在图书馆楼顶,从六个地点涌出的红光,汇聚成一个巨大的阵图,盘旋在整个学校的上空。迪玛希不认识,但这个图形充满某种神秘的韵律,他能感觉到它在呼吸、在缓缓流动,它是活的。

 

这个图还缺少点什么,从教九小花园上升的那缕红光太过弱小,破坏了整个阵图的完整性。迪玛希确信,一旦这一部分被补上,这个阵图将真正活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阵图像是巨大的符号,覆盖在学校上空,更像是一个无声的诅咒,缠绕在迪玛希身上——他是第七个。

 

林林看着迪玛希的表情变化,也不问什么,直到回到家,迪玛希将阵图画了出来给林林看,将刚才看到的都描述出来,林林倚着书桌,神色严肃起来,空气安静到可怕。

 

“他们疯了吗,到底想做什么!”林林一贯温和的眼底都被愤怒和难以置信占领,脸色难看得吓人。

 

“这是什么?你认识是吗?”迪玛希看到林林这样反应,也变得紧张起来。

 

林林很快镇静下来,组织了一下语言,“我对阵法也没什么研究,我能认识是因为我在南疆的一个古城见过它。在东方法术中,七是一个很玄妙的数字,利用七个人惨死的怨气和血气,一旦凝结成咒阵,阵内人的魂魄会被封在身体里无法逃出,再被阴气和死气感染,变成不死不活的怪物,也就是僵尸。”

 

迪玛希越听越心惊,背脊一阵发凉,被本就耸人听闻的连环杀人案背后巨大的阴谋给镇得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无形之中,有一团冰冷黑暗的迷雾正在慢慢把他们吞噬。

 

“那,有什么解决办法吗?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迪玛希一时还有点茫然。

 

“还是不对,只有七个人,不可能做到阵法范围覆盖整个学校的。一定还有别的什么力量。我们得再去一趟学校,叫上毒长老他们。”林林很快镇定下来,开始思索对策,在路上对迪玛希简要解释了“炼尸”这种伤天害理灭绝人性的修炼手段。

 

赶尸一派源远流长,自远古发展至今,修炼者驱使尸体、鬼魂的法术已经自成体系,虽然有损阴德,为世人所不齿,但也没有损及活人的利益,不至于引起公愤,修炼界也有这一派的一席之地。

 

但赶尸养鬼始终是借助外物,除非战争或者饥荒出现大批量的死亡,否则寻找适合用来修炼的尸体将耗费修炼者大部分的时间。久之,就有心生邪念之辈,研究炼尸之术,用活人炼尸,更是邪魔外道,人神共愤。

 

这种禁术在修炼界的联合剿杀下已经近乎失传,销声匿迹,没想到竟然在煌煌帝都,龙脉紫气之下明目张胆地出现,还是针对上千人的大手笔。这群人简直是疯了。

 

毫不夸张的说,这咒阵如果成功,尸潮蔓延,所谓世界末日便真的近在眼前。

 

 

再次回到图书馆楼顶,夜风的吹拂让一下子听到太多不可思议的秘密的迪玛希慢慢冷静下来,像是冰冷的蛇游过每一条血管,习惯这种冰冷后,迪玛希抬头看着天上的阵盘。与上次不同,它在迪玛希眼中,不再是一个神秘的符号,而是一颗恐怖的,足以毁灭世界的炸弹。

 

猫群在楼顶会合。林林简单地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

 

“在那里,我看到一条深紫色的线,从那边连过来。”迪玛希指向北方的天野,几不可查的暗紫色能量,从遥远的天际汇拢过来,为阵盘构筑了骨架。它们呈细丝状埋藏在红色的光芒内,不仔细寻找根本发现不了。

 

在出山之前,谁也想不到事情会严重到这个地步,毒长老和林林同迪玛希一起商量着目前的情况和对策,其他猫围坐在一旁,毫无头绪地等待主心骨毒长老和玄师叔给出下一步的方向。

 

“他们用这种异能界都难以察觉力量布下这么大一个阵,目的不仅仅是针对一个学校吧,姑且当做那位想要毁灭世界消灭人类好了,还是不对劲,那这几个月他们干什么去了,这么大阵势总不至于闲着吧。”毒长老疑惑不解,缅因猫脸上长长的毛都皱成了一团。

 

“整件事又惊悚又诡异,我们到现在面对的都是看不见的敌人,只能顺藤摸瓜,去那里看一看再说了。”林林抬起头,望向遥远的北方。“迪玛希,还得你来带路了。”

 

“看起来很远的,我们怎么去?”迪玛希估算了一下路程。

 

林林一抬手,两道白色的细丝就缠绕在了迪玛希的脚上,下一刻扯着白线的另一端从楼顶一跃而下。

 

迪玛希只觉得两条腿不是自己的了,周身景物飞驰而过,他现在奔跑的速度,大概比马力全开的跑车还要快得多。还好林林就在他前方不远处,那闲庭信步的样子,和手忙脚乱的自己形成强烈的反差,迪玛希用最快的速度调整好了脚步和动作,享受起这风驰电掣般的速度。

 

林林回头间,松软的刘海在疾驰间被风吹乱,迪玛希回了一个笑容示意让他放心,接着抬头看天,告诉林林调整方向。

 

毒长老和灶头他们也都同在一路,迪玛希偶尔能看到他们的影子。

 

离紫气的源头越来越近,那紫气也越来越浓,他们直追踪到了京郊,一路奔着山林而去。

 

北方苍莽的群山出现在眼前,紫气的源头就在这山间。

 

“天寿山?他们动了龙气?这不可能,龙气怎么会被这些邪魔外道所利用?”心中不祥的预感终于成真,林林皱着眉头,思索着对策。

 

两人和一群猫停在了陵墓门口,夜晚的景区黑暗无人,他们将要去到景区再往北荒无人迹的深山里,那才是真正的龙脉所在。

 

迪玛希一回头,就看到八双冒着光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差点被吓得抱紧了林林。接着他就看到八只喵在微弱的白光中变高变大,化作了人形。

 

“你们,都是女孩子?!”迪玛希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容姣好、发髻垂云,身着各色襦裙或衫裙的女孩子们,一个个都像从古画里走出来的闺秀碧玉。

 

与猫的形态不同,毒长老的人形却十分娇小,身穿浅灰色的窄袖襦裙,不用说也知道是原来的毛发化成的。她跳到林林身边,看了迪玛希一眼,觉得今天一脸懵逼的迪玛希特别可爱,简直想伸手去揉他,不过面上还是端着德高望重的神色,虽然这种神色出现在少女外表的她脸上显得很违和。

 

“小迪啊,我们准备进皇陵去看看,里面很危险,你要不要先在外面等我们。”此时来到近处,他们已经能清晰地看到明陵周围积淀的龙气了。一条紫色的巨龙盘在山脉深处,隐约还能听到它的呼吸和低吟。只不过迪玛希说的那股红色的力量,他们依然看不到。

 

迪玛希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表示既然危险更要跟林林待在一起了。

 

一群喵中唯一的男孩子林林也在迪玛希的注视下发丝生长,幻化了一身白衣宽袍博带,正是迪玛希在梦里见过的样子。

 

迪玛希牵过这如玉的少年,发出由衷的赞叹,觉得世间再没有比他更美的了。

2017-09-18
 
评论(14)
热度(16)
© 焉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