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炫透明粉,喜欢摄影,p图,写字,写写喜欢的cp,会发得很杂,慎重关注

【迪炫】那只猫(十二)

那小女孩回过头冲迪玛希嘶吼一声,森白的牙齿整个咧开,说不出的可怖。她决心先处理掉这个碍事的蝼蚁,便转而朝迪玛希冲来。

 

这时迪玛希慌张之中抓起一个东西就朝近在咫尺的小女孩脸上砸去,那是他刚刚好不容易抠下来的紫晶。

 

小僵尸被浓郁的紫气砸了个正着,石头碎裂,她被紫气整个笼罩,一下子跌落在地。待紫气将将散去,又被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线捆成了一个茧,再也动不了了。

 

“怎么样,我准头不错吧。看来这小女孩虽然比别的僵尸聪明点,也没聪明到哪去啊。”迪玛希得意地在小僵尸身边转圈打量着她,顺便向林林邀功。

 

“是啊,你本来就超厉害的。”林林真心实意地夸奖,要不是迪玛希,他说不定真的会被这诡异的力量给打败。

 

小僵尸凶神恶煞地冲他们做鬼脸,“道尊会撕碎你们的!”

 

“道尊是谁?”林林看了看前方不远的腹地,“他就在前面是不是?这么近却派你过来,他走不开对不对?他很怕现在被打扰对不对?”他推断完小僵尸就哼了一声不说话了,小女孩噘着嘴一脸委屈,活像是被两个怪叔叔欺负了一样。

 

“你既然已经产生灵智,为什么还会被他控制呢?自由自在地不好吗?”

 

“要你管!”小女孩显然不肯合作。

 

迪玛希又抠了一块石头,放到小女孩脑袋上比划着。

 

“不要!我说!我们是被道尊炼制的,魂晶都在道尊手上,他心念一动我们就都魂飞魄散啦。”

 

“还有多少像你这样的?”

 

“我们一共九个,现在应该都在各处拦截你们的人。现在道尊无瑕顾忌我们,我才敢说的!”小女孩看了通道尽头的腹地一眼,眼里是深深的忌惮与仇恨。“如果,如果你们能杀死他,我替伙伴们谢谢你们。但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听从命令阻拦你们。”

 

林林还想再问,这时整个山体似乎颤动了一下,震动从腹地传来,通道内的两人几乎要站不稳,红光和紫气前所未有地激烈翻滚着,迪玛希和林林对视一眼,赶忙往腹地奔去。

 

接着,一个男女莫辩的刺耳声音远远响起,怪笑声回荡在整个山腹里。“师兄,我们斗了两百年,如今终于要了断了,师妹我送你最后一程。”

 

另一个声音却是一位老者,他闷哼一声,似乎受伤不轻:“我懒得再劝你,唉,你为什么不肯放过自己呢。”

 

“闭嘴!”那声音凶厉起来,像是很怕听到老者接下来会说的话,“他们是你请来的帮手?很好,没想到你也有跟妖怪联手的一天。现在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他们虽是妖,却从不为祸,一心向善,而你虽曾经为人,却违背天道,妄图不死不灭,赶尸练鬼,更甚者,妄图灭世。”老者又咳嗽了一声,似乎快要支撑不住,“我借龙气困你,没想到你竟然得到了降龙玺,若是天意如此,我死不瞑目!”

 

听到这里,林林和迪玛希已经走出通道,山腹间巨大的空洞内,两个梳着道髻身穿道衣的人相对盘空而坐,年轻一些的那个神采奕奕,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闯入者,面带轻蔑。而另一须发皆白的老者不停结着法印,苦苦支撑着。

 

“我现在也是人啊,不得不说,你徒弟的这具身体,我很喜欢呢!”那年轻男子的动作透着女气,从容不迫地与老者斗法,满脸都是胜券在握的挑衅。

 

老者却并没有被他激怒,反而招呼着初来乍到的闯入者们。毒长老她们很快也从其他通道里进入了山腹。

 

“此时不便解释,还请诸位祝我一臂之力。”

 

“哼,就凭他们,在这龙脉源地,还能站着就不容易了。”年轻道人不屑一顾,全力酝酿着要给师兄致命一击,接着再来收拾这些不长眼的。

 

老者并没有理会他的嘲讽,他看着迪玛希,说了一句话,然而所有人都听不懂。

 

那是哈语,迪玛希家乡的语言。

 

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迪玛希却明白了他的意思,来不及考虑许多,对林林喊了一声“帮我”,就抓起他的手快速向年轻道人奔袭而去。

 

林林虽然也不清楚前因后果,但他信任迪玛希,全力配合,帮助他躲过来自年轻道人的攻击,再将他带至浮空的年轻道人身边。那人说的没错,在龙脉源地,即使是这些微不足道的动作,就用尽了他全部的妖力。

 

这时方才被击败的僵尸们受到道尊的控制,一个个也汇集到山腹中来,将众妖团团围住。由于降龙玺的加持,它们几乎不受到龙脉的影响。

 

但迪玛希已经接近了道尊,他在空中无从借力,直直朝道尊撞去。道尊轻蔑一笑,正要挥手拍死这蝼蚁,老者却突然爆发了全部力量,愣是让他腾不出手。

 

道尊反而高兴起来,现在的老道人浑身都是破绽,他马上就能彻底击败对方。他却没看到迪玛希手中一物寒光闪闪,稳稳当当地插在了道尊头顶上方的空气中,倏地消失不见。

 

迪玛希跌落下来,被林林接住。

 

道尊突然发现自己身体里原本充沛的力量在瞬间消失,下一刻,他就被老道骤雨般的攻击淹没,龙气磅礴倾泻而出,他毫无还手之力。

 

道尊趴在地上,筋骨俱断,满身血污,一双眼怨毒地瞪着老者,一分力量也使不出来。还待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却被一拥而上的僵尸撕成碎片。

 

待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小僵尸终于坐在地上,悲恸嘶吼,死人是没有眼泪的。“哥哥!我终于为你报仇了!”

 

这些变故说起来慢,实际上只发生在一刹那。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众人才回过神来思考,刚刚那电光火石的一瞬到底发生了什么。

 

空中一个物体掉落下来,被老者接在手上,那是方黑色的玉玺,玉玺上方雕刻着一条匍匐的巨龙,与玄见过的皇帝用的传国玉玺明显不同。这方玉玺上还插着一角黑色的牙齿,正是刚刚迪玛希手里拿的东西。

 

“这位小友好魄力,说起来我们还是旧识,你可记得我?”老道人拈着胡子走过来,笑眯眯的看着迪玛希。

 

“这黑狼牙是我的传家宝物,能先还给我吗?”刚刚他听到老道让他用他脖子上的黑牙击穿降龙玺,只有他能看到,那降龙玺被暗红的光芒缠绕浸透,悬停在那年轻道人上方。

 

迪玛希对这老道人还是心存防备,现在除了这老道,所有人都手无缚鸡之力,危机并未解除。

 

“道长可否先为我们解释一下这里的情形,我们为报仇而来,仇人已死,我们别无他求,很快就会离开。”毒长老对老道拱手一礼。

 

老道一边取下黑牙还给迪玛希,一边解释道:“我知道你们定然有诸多疑惑。方才死的那人是我师妹,只不过他占据了我徒弟的驱壳。两百年前,她执迷于不死不灭之术,研究驱使魂灵之法。终于走火入魔,变成现在的样子。我方才已经把她的灵魂打散,不会再为害世间了。你们学校的阵法,想必也已经破了。”

 

“你们也看到了,这里是龙脉,贫道姓朱,刚好可凭借一丝血脉控制此处的龙气。本不想扰祖宗安息,没想到她倒先打上龙气的主意,我更没想到她居然得到了降龙玺。她坚信要赐予世人永生,所以借助龙气摆下阵法。至于为什么在你们学校,这又是另一番牵扯了。”

 

“给你们一个线索吧,去查一个叫锦业物流的公司,学校里埋下的阵法都是这家公司的人代为运输安置的。”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都离去吧。”

 

道人一挥袖,墙壁上凭空出现一个通道,看上去隐约通向外界。

 

 

繁华城区高耸入云的写字楼里,大块的落地玻璃窗边,女人讲着电话烦躁地转来转去。12cm的高跟鞋在瓷砖上敲出焦急的响声,凌厉干练的黑色套裙包裹着她高挑匀称的身形,女人精致的妆容渐渐扭曲,饱满的红唇开合吐出刚刚吸入的烟雾。

 

“去给我找!拖了两个月了,给那神棍那么多钱都扔水里了吗?不把乔安那块地敲下来,我就不姓秦!”

 

“找不到就再给我想办法,我投了这么多钱,盘下那两块地,生生被乔安这个钉子户给隔开。不让?不让就抱着那块地去死吧!”

 

敲门声响起,秦韵挂了电话,一脸烦躁地开门,却被迎面而来的警官证一下子定住。

 

“秦女士,您涉嫌偷税漏税、洗钱、非法雇佣以及多项刑事犯罪,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众人离开地脉后,顺着老道给的线索调查锦业物流。锦业物流下属于洋成房地产开发公司,这家公司一直在试图买下乔安艺术学校这块地,让学校搬迁到别的地方去,这样周围的商圈和住宅区就能连成一片,牢牢掌控在这家公司手中,商业价值直线上升。

 

但乔安并不是普通学校,校董会态度强硬就是不卖,然而洋成的幕后掌控人、市长的女儿秦韵碰钉子恼怒至极,这才想到些别的途径。

 

她当然不知道年轻道人让她派人布下的阵法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但乔安死了几个人之后日子很不好过,确实让她十分快意。当乔安招不到学生了,还怕他们不肯卖地吗?而秋尾也是在这个时候追查到了锦业物流,找到了年轻道人的藏身之处,被对方杀害。

 

但在两个月前,给那道人准备的别墅人去楼空,突然再也联系不上,她哪里知道,那道人已经被其师兄牢牢牵制住,哪还腾的出手理会她。

 

林林把从秦韵那里偷来的违法证据放到校董的办公室,那边的行动很快,这些罪名估计够秦韵判个几十年了。

 

当然,猫并不会让凶手活到那个时候。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危机解除,学校里的人们秩序井然按部就班地生活,对曾发生的巨大危机一无所知。

 

除了林林以外,所有猫都回到了悬音山,看着手拉手臭不要脸秀恩爱的两人,都恶寒地抖着猫毛。毒长老欣慰的笑着:“玄玄啊,看到你这样真好,你当年刚来悬音山的时候,整个像三魂七魄少了一半儿似的,别忘了常带他回去看看啊。”当然,那些煞风景的担忧或提醒,他们不必说,林林自然明白。

 

时光无情,岁月和死亡一定会再次将他们分开,可在眼前在当下,最重要的最需要珍惜的是什么,林林已经有了答案。

 

 

 

 

终于把最不想写的一段写完了,接下来就是甜甜甜

如果有法律常识性错误求指出

还没有完结,不过快了,可能还有两更或一更就结束了

应该下周更……吧

ooc到几乎原耽,然而还是要固执地收到本里

2017-11-10
 
评论(14)
热度(19)
© 焉之 | Powered by LOFTER